2019.05.15 14:38

【麦肯锡咨询】各就其位‚蓄势待发‚制胜中国养老金融市场

agency

2019年3月5日,李克强总理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:“需要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和政策,推进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。”这再次引发了中国社会对养老问题的深思,快速发展的中国将如何应对这一世界性难题?什么才是真正适合中国国情的养老方式?

中国加速进入老龄化、少子化社会,传统养老模式难以为继以往,一个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过程通常是相对缓慢而平稳的,例如法国经过了115年,瑞典经过了85年。而中国,却仅仅经过了25年便进入老龄化社会。与高速老龄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益降低的人口出生率,2018年中国妇女的生育率徘徊在1.6的低位,大大低于2.1的生育更替率。“老龄化”和“少子化”双重趋势的叠加,预计老年抚养系数将由2000年的9.9(平均9.9个劳动力供养一个老人)下跌至2020年的5.8以及2050年的2.3,传统中国的家庭养老模式将难以为继。

中国逐步建立“三支柱”养老金体系,但长路漫漫,问题多多中国的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始于1991年,主要依赖第一支柱国家基本养老保险,责任主体为政府,存量资产约为4.4万亿元,占比逾7成;第二支柱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,企业年金的责任主体为企业和员工,职业年金的主体为事业机关单位及其雇员,存量资产约为1.6万亿元,占比约3成;第三支柱个人商业养老金刚刚起步,目前暂无统一的定义与范畴,占比微乎其微。发展至今,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的总量和金额不断提升,但替代率仍不足50%(替代率指劳动者退休时,领取的养老金与退休前工资收入之间的比率,下文同),政府负担持续加重且面临着收入放缓、支出加快、部分地区基金耗尽等挑战。财政对第一支柱的补贴力度逐年增加,长期来看很难持续。中国养老金体系的商业化改革迫在眉睫,第二和第三支柱亟待快速均衡发展。

快速发展“二、三支柱”商业

养老金是必由之路

中国的养老体系应当由养老金融和养老产业两个部分组成。养老金融指为满足个人养老生活需求的金融行为,养老产业指为了满足社会养老需求而衍生的相关服务、产品和地产等产业。

其中养老金融包括制度型和非制度型,行业共识的制度型养老金定义包括四大核心要素:唯一专有的养老账户,账户长期锁定直至退休后领取,享受税收优惠政策,以及养老金投资受专项政策监管。中国2018年中启动首个符合严格定义的第三支柱产品——个人税延商业养老险。

随着改革的推进,中国商业养老金市场机会逐渐展现。麦肯锡认为,以第二、第三支柱为主体的商业养老体系更具优势:一是可以对公共养老金形成有力补充;二是可以为消费者及其所属的单位提供更为多样化、定制化的养老金融方案选择,以满足不同的需求;三是可以投资多元化的资产类别,进一步促进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。养老金商业化改革还有利于增强中国养老金体系的稳健性,明确国家、企业和个人对于养老的责任关系。尤其近两年来,得益于政府部门的顶层设计、商业企业的广泛参与和广大民众的意识提升,商业养老金行业发展得越来越快。

本文将主要聚焦中国的制度型养老金体系,尤其是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的发展。衷心希望这篇白皮书的发表,能够为中国养老金市场参与主体的发展提供破局思路。

分析师:倪以理,曲向军,毕强
本文为研报摘要,戳这里参阅该研报全文。
研究报告网(http://www.yanjiubaogao.com/)是一个非营利性网站,内容基于或者源自互联网,并全部遵守(BY-NC-SA3.0CN)发布。主要宗旨在于增加创意作品的流通可及性,以此作为他人创作及共享的基础,所涉及之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,投资决策请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。
0-9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
暂无相关研究机构
暂无相关研究机构
暂无相关研究机构
暂无相关研究机构
暂无相关研究机构
暂无相关研究机构
首页